寶凱

半島的大業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士大夫知之可也,至於蒭童牧豎亦能知之,則其爲人也,必有以異於人矣! 〔《三國史記》卷四+三列傳之《金庾信傳》下)我想這正說明了 ,金庾信是眞正代表朝鮮的民族英雄最典型地體現了朝鮮民族的室內設計智慧,最鮮明地反映了朝鮮歷史的性格.,而像乙支文德那樣的英雄,雖然能勇敢地抗拒大國的侵略,卻不能利用智慧來保存自己的國家,有剛而缺柔,有勇而缺智,所以終遜智勇雙全、剛柔兼濟的金庚信一籌,並在老百姓的心目中留下不同的印象。 具有和金庾信相似的智勇雙全和剛柔兼濟之品質的,還有新羅文武王金法敏。文武王母金氏乃是金庾信之妹,因此他和乃舅頗有相似之處。他在位的一 一十年間,正是新羅與唐朝明合暗鬥,爭奪對舊百濟和大同江以南高句麗領土控制權的時期。文武王一面在軍事上不惜與唐朝爭城奪地,一面在外交上又不辭對唐朝納貢稱臣,同樣發揮了那種「犬畏其主,而主踏其脚則咬之」的智慧。他最終贏得了七年戰爭,占據了大同江以南的全部土地,爲統一的朝鮮半島奠定了基礎。因此之故,可以說他也是一個不亞於金庾信將軍的民族英雄,一個智勇雙全和剛柔兼濟的國王,一個體現了新羅和朝鮮半島之智慧的人物。 七八一年,文武王在完成了統一半島的大業後去世,臨終之前留下一個奇異的遺言.,他要人們把他埋葬在東海(日本海)中的一塊大礁石上,而不是像其他國王那樣埋葬在慶州的郊外。據說,人們把他葬在大礁上後不久,他就化爲巨龍,騰空飛去,只剩下那塊大礁石還留在海中。現在這塊大礁石已成了 一處名勝,人們把它喚作文武王海中陵。那年秋天,我前往海邊,看到這塊著名的大礁石,在蔚藍的海中顯得黑骨崚崢。我再次想起那個一直縈繞在我心頭的設計問題:爲什麼是新羅而不是百濟或高句麗完成了統一三國的宏業?在文武王海中陵前我似乎找到了答案:那是因爲百濟和高句麗缺乏新羅那種對付大國的智慧,也缺乏像文武王和金庾信這樣智勇雙全和剛柔兼濟的人材。 第三章,周旋在各色朝代周邊地緣的外交智慧過九、十世紀之交,短暫的後三國時代的分裂,十世紀初,高麗王朝重新統一 了朝鮮半島。高麗王朝的統治持續了近五個世紀 ,其間整個朝鮮半島基本上保持了統一。因此雖然地緣政治環境一如過去的三國時代,但是高麗王朝卻不必遭受過去的三國所經歷過的煩惱,即怎麼結交大陸王朝來對付其他兩個國家。然而,現在高麗王朝的煩惱來自另一個方面,那就是近五個世紀中大陸政治形勢的劇變。

0

泯滅而無聞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在他一生的行蹟中,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他對唐朝軍隊的態度。在與唐朝軍隊協同作戰時,他曾積極主動地加以配合,在唐朝軍隊遭遇困難時,他又曾忍辱負重地給予支援.,而當唐朝軍隊流露出進攻新羅的野心時,他又毫不猶豫地主張予以攻擊。在他對唐朝軍隊的這種態度中,典型地表現出新羅外交智慧的一個側面。 唐朝與新羅聯軍滅掉了百濟以後,形勢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對於人數多達十三萬的姜在彥:《朝鮮的歷史與文化》,大阪害籍,九八九年,大阪,三國與統一後的新羅:地緣智慧的發端唐朝會議桌來說,似乎趁勢進攻新羅理當易如反掌。面對這種嚴峻的形勢,金庾信表現得十分堅定、果敢唐人既滅百濟,營於、沘之丘,陰謀侵新羅。我王知之,召群臣問策。多美公進曰:「令我民詐爲百濟之人,服其服,若欲爲賊者。唐人必擊之,因與之戰,可以得志矣!」庾信曰:「斯言可取,請從之。」王曰:「唐軍爲我滅敵,而反與之戰,天其佑我耶?」庾信曰:「犬畏其主,而主踏其脚則咬之。豈可遇難而不自救乎?請大王許之。」唐人諜知我有備,虜百濟王及臣僚九十三人,卒二萬人,以九月三日自、沘泛船而歸,留郎將劉仁愿等鎮守之。定方即獻俘,天子慰藉之曰:「何不因而伐新羅?」定方曰:「新羅其君仁而愛民,其臣忠以事國,下之人事其上如父兄,雖小,不可謀也。」〔《三國史記》卷四十二列傳第二《金庚信傳》中)金庾信的「犬畏其主,而主踏其脚則咬之」一語,表現新羅對唐朝柔中有剛的態度,堪稱典型與形象。蓋「犬畏其主」者,承認小國不得不順從大國的現實處境;而「主踏其脚則咬之」者,則堅持小國在受到大國侵犯時,應該毫不猶豫地予以反擊。這正是在整個戰爭期間,新羅對唐朝之外交政策的典型表現,也是新羅挑戰地緣政治命運之智慧的形象寫照。新羅的這種「犬畏其主,而主踏其脚則咬之」的智慧也爲後來的歷代王朝所繼承,成爲它們保存下來,並保持獨立的重要原因。正是在金庾信身上,我們看到了新羅的屏風隔間智慧,乃至整個朝鮮半島之智慧的一個縮影。《三國史記》的金庾信本傳,最後評論金庾信的爲人道雖有乙支文德之智略,張保皋之義勇,微中國之書,則泯滅而無聞;若庾信,則鄉人稱領之,至今不亡。

0

統一的版圖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新羅在其地置三州,於舊百濟地置三州,並自己原有之三州,共爲九州。至此,新羅遂眞正完成了朝鮮半島的統一,在朝鮮半島上初次形成一個統一的版圖。原高句麗的部分遺民和百濟的全部遺民也融合爲新羅居民,促進了統一的朝鮮民族之形成。 統一後的新羅與唐朝一直保持了称平友好關係,並從唐朝那兒接受了燦爛的中國文化,發展出新羅燦爛的民族文化。「以至誠事中國,梯航朝聘之使相續不絕。常遣子弟,造朝而宿衞,入學而講習,於以襲聖賢之風化,革鴻荒之俗,爲禮義之邦。」〔《三國史記》卷第十二《新羅本紀》第+二)統一之新羅的辦公桌文化,與日本的奈良、平安文化,以及中國大陸的唐朝文化一起,構築了七至九世紀東亞漢文化圈的全盛壯景。後來的朝鮮史家往往指責新羅「未敢統一三國的全部領土和居民」,並認爲這是「引進唐朝勢力」的結果。不過,我們認爲這不是歷史的看法。如果不與唐朝結成聯盟,新羅根本不可能單獨消滅百濟和高句麗,並占有其全部領土和居民。不僅新羅做不到這一點,百濟和高句麗也做不到這一點。正是因爲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新羅的歷代國王才這麼重視對唐朝的外交關係。在當時的情況之下,新羅已經盡了它最大的努力,發揮了它最大的智慧。它一邊利用唐朝的力量消滅百濟和高句麗,一邊又頑強不息地從唐朝手中奪取對朝鮮半島的支配權;一邊毫不畏懼地與唐朝作戰,一邊又在外交上施展巧妙的手腕。可以說,正是因了新羅的努力和智慧,才有了統一的朝鮮半島和朝鮮民族。而且,正如有的學者所指出的,「從當時新羅的國力來看,如果其勢力分散到舊高句麗全域,三國統一後的守成是可能的嗎?本來作爲以位於朝鮮半島東南端的慶州爲中心發展起來的新羅,自然會到大同江一線爲限度。」這才是實事求是的看法。金庾信與文武王在慶州郊外,散布著無數座王陵,裡面埋葬著新羅千年歷史上的歷代國王。然而,在慶州的西北郊,卻有一座新羅將軍的辦公椅,在衆多的王陵中顯得相當突出。那就是爲一三國立下汗馬功勞的金庾信將軍之墓。金庾信是新羅歷史上,也是整個朝鮮歷史上,最富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的事蹟載於《三國史記》和《三國遺事》等史書中,也流傳在老百姓的口頭和殘留在他們的心裡。

0

命運挑戰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對於唐朝這個強大的盟友和對手,新羅採取了明軟暗硬、明讓暗爭的兩手方針.,亦即在表面上聽從唐朝的意志和控制,但在實際上又展開爭城奪地的鬥爭。新羅的這種兩手方針,以滅亡高句麗爲分界線,又可分爲前後兩個時期:前期以軟和讓爲主,以硬和爭爲輔.,後期以硬和爭爲主,以軟和讓爲輔。因爲前期之際高句麗未滅,新羅不敢與唐朝公開決裂〈其實唐朝亦是如此),不過舊百濟領土又不能不爭;後期高句麗已滅,可以和唐朝公開決裂(其實唐朝亦是如此),但是唐朝畢竟絕對強大,因而又不能做得太過分,像高句麗那樣自取滅亡。 比如,當唐朝和新羅聯軍滅亡百濟以後,新羅欲完全呑占百濟,唐朝卻希望保留百濟,以與新羅互相牽制,爲此扶植百濟王子,並讓新羅與他盟會,發誓互不侵犯。這完全不是新羅的初衷,但是懾於唐軍的勢力,以及爲了滅亡高句麗之大計,新羅還是作出了讓步。「辦公家具之事,雖非所願,不敢違勅。」〔《三國史記》卷第七《新羅本紀》第七)在滅亡百濟和滅亡高句麗之間的七、八年間,新羅對唐朝可以說是一讓再讓,有時幾到了忍辱負重的地步。不過爭城奪地的實際軍事行動卻也是一天都沒有停止過。當然,其表面的矛頭只是指向「百濟殘餘勢力」,而非直接指向唐朝,所以即使唐朝心裡不滿,卻也無可奈何。 而當唐朝和新羅聯軍滅亡高句麗之後,新羅便不必再擔心與唐朝公開決裂,於是遂對唐朝展開全面戰爭,並先後取得幾次重大的勝利。戰爭從六七一年開始,一直進行到六七六年,朝鮮史上稱爲「七年戰爭」。然而即使是在與唐朝的全面戰爭中,新羅在外交方面卻也仍保持了低調。文武王一邊傾全力與唐軍作戰,一邊又再三上表唐朝,表示謝罪,在對唐的態度上顯得無懈可擊,使唐朝不便再做得更爲過分。如六七五年那一次王乃遣使,入貢,且謝罪。帝救之,復王官痔。金仁向中路而還,改封臨海郡公。 然多取百濟地,遂抵高句麗南境,爲州郡。聞唐兵與契丹、秣碣兵來侵,出九軍待之。〈《三國史記》卷第七《新羅本紀》第七)新羅就這樣一手抓戰爭,一手抓外交,在戰爭中堅持不讓,在外交上保持低調,最終贏得了七年戰爭,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當六七六年戰爭結束時,唐朝與新羅雙方的勢力,沿大同江一帶達致平衡。這其實本來就是雙方在戰前商定的天然酵素結果,只是新羅不得不憑實力和外交爭取這一結果的實現。由於新羅又一次發揮了其外交智慧,勇於向其地緣政治命運挑戰,因而它再一次取得了勝利。此後遂一直維持了這個局面。而且到了七三五年,爲報答新羅遵命發兵,從南面進攻渤海國之功,唐朝遂正式承認了新羅對於大同江以南土地的所有權。

0

遠交近攻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百濟和高句麗是新羅的宿敵,高句麗又是唐朝的宿敵。新羅和唐朝都沒有能力單獨消滅百濟或高句麗,因此它們只能聯合起來。有人認爲唐朝的策略是「遠交近攻」,「打三國牌」;其實新羅也使用了同樣的策略,同樣打了唐朝的牌。在這方面,它們只能說是彼此彼此。對於magnesium die casting利益的分配,早在戰爭開始之前,新羅和唐朝便已達成默契。新羅文武王十一年(六七一 〉,文武王「致唐朝行軍總管薛仁貴書」中提到先王(指武烈王金春秋)負觀二十二年(六四八)入朝,面奉太宗文皇帝思勅:「朕今伐高麗,非有他故,憐你新羅攝乎兩國,每被侵凌,靡有寧歲。山川大地,非我所貪;玉帛子女,是我所有。我平定兩國,平壤已南,百濟土地,並乞你新羅,永爲安逸。」〔《三國史記》卷第七《新羅本紀》第七)作爲唐朝出兵的條件,唐朝希望得到「玉帛子女」,即百濟和高句麗的人口和財物.,而作爲新羅出兵的報酬,則新羅可得到「平壤以南」的「百濟土地」,以及一部分高句麗領土。 非常引人注目的是,其中沒有提到平壤以北絕大部分高句麗領土的歸屬問題,而且這似乎根本沒有成爲問題。我們覺得,這是因爲在當時唐朝的心目中,平壤以北的高句麗領土不過是「漢四郡」的遺地而已,本來就應該收歸中國所有(在唐朝調解高句麗與新羅的領土紛爭時,曾經提過這種想法。〉(見《三國史記》卷第二十《高句麗本紀》第九寶藏王三年八四四)唐使里玄獎之語)而新羅似乎也有一種共識,並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因此,戰後臭氧殺菌的分配方案,只是就「平壤以南」作出的:玉帛子女歸唐朝,山川土地歸新羅,而且,以位於朝鮮半島東南端的慶州爲中心發展起來的新羅,在當時旣無野心,亦無能力統一並占據三國的全部領土 ,尤其是主要位於大陸的高句麗領土 ,所以也自然會以平壤以南和大同江一線爲其願望的限度。新羅和唐朝的聯合陣線便建立在這個利益分割的共識之上。 問題是戰爭一旦開始,遠比新羅強大的唐朝,其慾望便開始膨脹了 。唐朝和新羅聯軍滅亡百濟以後,新羅欲將百濟納入自己的版圖,唐朝卻不願履踐戰前的諾言,欲把百濟領土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而且似乎對新羅也開始產生了野心。新羅此時面臨著嚴峻的考驗,其舉動和決定將關係到它的生死存亡。因爲,如果此時新羅和唐朝公開決裂,則新羅不僅完不成統一三國的宏願,本身也有可能遭到滅亡的命運;而如果新羅對唐朝一味讓步,則朝鮮半島的大部分亦將置於唐朝控制之下,新羅同樣不能完成統一的宏願和確保自身的安全。在這種複雜和嚴峻的形勢下,新羅的所作所爲,再次顯示出它那卓越的外交智慧。

0

新羅的外交藝術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淳風疑幽顯,遐邇竟呈祥。四時和玉燭,七曜巡萬方。維岳降宰輔,維帝任忠良。五王成一德,昭我唐家皇。 〔《三國史記》卷第五《新羅本紀》第五)史載,「高宗嘉焉,拜法敏爲大輔卿以還。」〈同上)可見是起到了很好的外交作用。此詩在中國詩界甚受推崇,人們稱道它「高古雄渾,與初唐諸作頡頹。」(《唐詩品暴》)可是現代的朝鮮人卻不一定喜歡它,比如有人認爲它:「詩極好而阿附過甚。」其實此詩的「阿崔海鍾:《韓國漢文學史》,東西文化院,九八九年,漢城,三國與統一後的新羅:地緣智慧的發端附」並非出於眞心,而僅僅是一種外交辭令。新羅旨在利用這首詩歌,打動好大喜功的唐朝皇帝之心,以便順利得到唐朝的幫助,共同對付百濟和高句麗。「這首用於外交事業的詩,是新羅聯唐措施中的一部分,它對促使唐朝幫助新羅征服其他兩國起了積極作用。」這首詩據說並非出自眞德王本人,而是一個名叫強首的文人所作。在新羅聯唐的外交活動方面,強首的文章也起過莫大的促進作用。文武王就曾指出過這一點強首文章自任,能以書翰致意於中國及麗濟二邦,故能結好成功。我先王請兵於唐以平麗濟者,雖曰武功,亦由文章之助焉。則強首之功豈可忽也!〔《三國史記》卷第四+六列傳第六《強首傳》〕在強首所作的外交文章中,或許也包括這首詩在內?這首詩的外交作用及寫作目的,文武王的上述這番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新羅的所有以上這些seo措施,從他們的內心深處來說,也許都是出於不得已,但是爲來旭升:《朝鮮文學史》,北京大學出版社,一九八六年。 了征服另外兩個國家,新羅卻這麼一椿椿去做了 。然而它這麼做以後所取得的結果也是衆所周知的,六六〇年與六六八年,新羅與唐朝聯軍分別滅亡了百濟和高句麗。在鼎立於朝鮮半島的三國之中,新羅成爲最後僅存之碩果。這旣是其武力擴張的結果,也是其外交政策的勝利。因而我們認爲,在當時的三國之中,新羅是最具外交智慧的。它不僅沒有被複雜的地緣政治環境所壓倒,反而通過巧妙地利用地緣政治環境,取得最後的勝利。相比之下,像高句麗和百濟這些國際外交的老手,卻反而遠遠落在新羅的後面了 。由於外交政策的成功,新羅贏得唐朝的支持,共同消滅了百濟和高句麗,成了三國之中最後的勝利者。不過,新羅的關鍵字行銷智慧並不至此爲止,而是繼續表現在與唐朝的鬥爭中。新羅與唐朝的聯合陣線建立在共同利害關係的基礎之上。

0

統一後的新羅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至眞德王(六四七…六五四)、武烈王(六五四,六六一)和文武王時期,新羅的對唐外交更趨活躍和積極,先後採取了 一系列有效措施,進一步贏得了唐朝的好感和信任。其中達到高潮的,可以說是眞德王二年(六四八),金春秋(後來的武烈王)的朝唐。金春秋的這次朝唐,在外交上取得了全面成功。 遣伊滾金春秋及其子文王朝唐,太宗遣光禄卿柳亨郊勞之。既至,見春秋儀表英偉, 厚待之。春秋請詣國學,觀釋奠及die casting講論。太宗許之,乃賜御製溫湯,及晉祠碑,並新撰《晉書》。嘗召燕見,賜以金尤厚。問曰:「卿有所懷乎?」春秋跪奏曰:「臣之本國,僻在海隅,伏事天朝,積有歲年。而百濟強猾,屢肆侵凌。現經年,大舉深入,攻陷數十城,以塞朝宗之路。若陛下不借天兵翦除凶惡,則敝邑人民盡爲所虜,則梯航述職無復望矣。」太宗深然之,許以出師。春秋又請改其章服,以從中華制。於是内出珍服,賜春秋及其從者。詔授春秋爲特進,文王爲左武衛將軍。還國,詔令之品已上燕餞之,優禮甚備。春秋奏曰:「臣有七子,願使不離聖明宿已。」因命其子文注與太監口 。 〔《三國史記》卷第五《新羅本紀》第五)金春秋以自己的丰姿和才能,打動了 一代雄主唐太宗,在「感情投資」上已占了上風.,同時他又有幾個具體做法,想必也深得唐太宗的歡心:一是「請詣國學,觀釋奠及講論」,表示對於文敎禮樂的尊敬;二是「請改其章服,以從中華制」,表示對中華制度的嚮往;三是命其子留下宿已,表示對唐王朝的忠心;等等。經過這些事先肯定經過深思熟慮的步驟,金春秋取得唐太宗的信任和好感,達成了請唐出師的目的。 新羅採取的另外一些aluminum casting步驟,無疑也有助於加強唐朝對自己的信任和好感。比如眞德王二年(六四八),唐太宗曾責備新羅使臣:「新羅臣事大朝,何以別稱年號?」新羅使臣馬上敏捷地回答.^「曾是天朝未頒正朔,是故先祖法興王以來,私有紀年。若大朝有命,小國又何敢焉!」至眞德王四年(六五〇〕,「是歲始行中國永徽年號。」金富軾認爲新羅此舉是:「出於不得已。」蓋同樣是爲了達成乞師的目的,而曲徇唐朝的意志。〔《三國史記》卷第五《新羅本紀》第五)同年,在「遣使大唐,先破百濟之衆」時,眞德王還「織錦作王言《太平頌》,遣春秋子法敏,以獻唐皇帝。」法敏即後來的文武王。這又是一個異乎尋常的外交舉動,其目的同樣是爲了加深同唐朝的結盟關係。其辭曰大唐開洪業,巍巍皇猷昌。止戈戎衣定,修文繼百王。統天崇雨施,理物體含章。深仁諧日月,撫運邁時康。幡旗何赫赫,鉦鼓何煌煌。外夷違命者,剪覆被天殃。

0

外交的老手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於是唐天子再下、詔平其怨,陽從而陰違之,以獲罪於大國,其亡也亦宜矣。 〔《三國史記》卷第二十八《百濟本紀》第六)與當時新羅的所作所爲作一比較,則百濟失敗之必然就更顯得一目了然了 。和高句麗一樣,百濟的盛衰與興亡也和其與大陸王朝的關係、其外交手腕的高低息息相關。它曾經發揮過翻譯公司的外交智慧,最終卻被棋高一著的新羅占去了上風。 新羅的外交藝術新羅在三國之中曾經是最弱的,不過它最終卻成了三國的統一者,以及整個朝鮮半島的第一個主人之所以能取得最後的成功,不僅是由於它不斷壯大自己的力量,而且也是因爲,三國與統一後的新羅:地緣智慧的發端它尤富於外交智慧之故。新羅僻處於朝鮮半島東南部,與中國建立聯繫最晚,遲至法興王(五一四&五四〇年在位)八年(五二 一 〉,才第一次「遣使於梁,貢方物。」〈《三國史記》卷第四《新羅本紀》第匹)其時高句麗和百濟都早已是國際外交的老手了 。不過也許正因爲其國力最弱,展開國際外交又最遲,所以反而使其能夠沒有包袱,從落後中圖奮起,獲致後來居上之結果。 自六世紀中葉新羅占據漢江流域以後,由於有了通往黃海的通道和出海口 ,新羅與大陸之間的交流日趨活躍.,尤其是隋唐王朝相繼建立以後,新羅更是積極開展對隋、唐的外交,試圖利用隋、唐的翻譯公證力量,壓制高句麗和百濟。新羅曾累次遣使赴隋,乞師夾攻高句麗。如眞平王(五七九一六三二年在位)三十年(六〇五),「王患高句麗屢侵封場,欲請隋兵以征高句麗,命圓光修乞師表。」〈《三國史記》卷第四《新羅本紀》第5眞平王三十三年(六一 一),「王遣使隋,奉表請師,隋煬帝許之行兵。」〈同上)唐朝代隋而興後,新羅又通好於唐,自眞平王四十三年(六二 一 〉起,幾乎年年朝貢不絕,並繼續請兵夾攻高句麗和百濟。眞平王四十七年(六二五),「遣使大唐朝貢,因句麗塞路,使不得朝,且數侵入。」〔同上)善德王〈六三二8六四七年在位)十二年(六四三),「遣使大唐上言:高句麗、百濟侵凌臣國,累遭攻襲數十城。兩國連兵,期之必取,將以今兹九月大舉。下國社稷,必不獲全。僅遣陪臣,歸命大國,願乞偏師,以存救援。」〔《三國史記》卷第五《新羅本紀》第五)翌年(六四四),唐太宗爲此特賜書高句麗,表示自己是新羅的堅強,「新羅委命國家,朝貢不闕。爾與百濟,宜即戢兵。若更攻之,明年當出師擊爾國矣!」〈同上)翌年(六四五),唐朝與新羅果然聯合進攻高句麗:「太宗親征高句麗,〈新羅)王發兵三萬以助之。」〈同上)至此爲止,在與唐朝的外交中,新羅已戰勝高句麗和百濟,占有壓倒性的優勢。

0

智慧的發端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在發展與北朝的關係方面,百濟未能獲得什麼進展.,但是到了隋朝建立以後,百濟的機會終於來了。威德王〈五五四–五九八年在位)三十六年(五八九),隋平陳戰船一艘漂至耽牟羅國,回隋時經過百濟國界,百濟國王資送之甚厚,並遣使奉表賀平陳,隋文帝下詔表示嘉許,百濟與隋因此搭上了網路行銷關係。〔《三國史記》卷第二十七《百濟本紀》第五)後來隋與高句麗交惡,隋文帝擬攻遼東,百濟王「遣使奉表,請爲軍道。」〈同上)武王(六〇〇六四一年在位)八年(六。七),「遣扞率燕文進入隋朝貢,又遣佐平王孝鄰入貢,兼請討高句麗。煬帝許之,令觀高句麗動靜。」〔同上)武王十二年(六一 一),「隋煬帝將征高句麗,王使國智牟入請軍期。帝悅,厚加賞錫,遣尙書起部郞席律來,與王相謀。」〔同上)可見利用隋朝的力量牽制和對抗高句麗,乃是百濟的一貫國策。 不過,百濟一邊利用隋朝對付高句麗,一邊卻又利用高句麗對付隋朝。百濟武王十三年,三國與統一後的新羅:地緣智慧的發端,「隋六軍度遼,王嚴兵於境,聲言助隋,實持兩端。」〈《三國史記》卷第二+七《百濟本紀》第五)「初,百濟王璋,遣使請討高句麗,帝使之觀我動靜。璋內與我潛通,隋軍將出,璋使其臣國知牟入隋請師期。帝大悅,厚加賞賜,遣尙書起部郞席律詣百濟,吿以期會。及隋軍渡遼,百濟亦嚴兵境上,聲言助隋,實持兩端。」〔《三國史記》卷第二十《高句麗本紀》第八)百濟的如意算盤似乎是:如果隋軍得手,它就從高句麗背後發起進攻.,如果隋軍失敗,它就對高句麗說,這只是做給隋朝看的。這樣它就能兩邊不得罪,或者說兩邊討巧。這是顯示百濟外交智慧的一個貿協實例。後來唐朝興起,百濟對待唐朝一如對待隋朝,經常遣使入唐朝貢,順便向唐朝吿高句麗和新羅的狀,試圖利用唐朝對付高句麗和新羅。 在當時與隋、唐的關係方面,由於百濟能夠「外稱順命」,對隋、唐採取表面上的恭順態度,因而雖不能達到借兵之目的,卻至少在長時期內足以免除其威脅,其外交政策不能不說是成功的,所以百濟武王死後,唐太宗還爲之「舉哀玄武門」,並下詔優卹。〈《三國史記》卷第二+七《百濟本紀》第五)但是,在最後的義慈王(六四一 -六六〇在位)時期,處於激烈的外交競爭中,百濟卻敗給了新羅。新羅藉其高超的外交藝術,贏得了唐朝的好感和信任,同意出兵夾攻百濟,並於六六〇年將之滅亡。百濟滅亡之後,日本還曾出兵支持,試圖幫助百濟恢復,但是最終未能濟事。金富軾評論百濟滅亡的原因時,亦指出了其最終外交上的失敗11至於百濟之季,所行多非道;又世仇新羅,與高句麗連和以侵軼之,因利乘便,割取新羅重城巨鎮不已,非所謂親仁善鄰、國之寶也。

0

王朝的創建

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

在高麗王朝統治的近五個世紀中,大陸上先後交替或同時並列了許多王朝,如五代十國、北宋、遼、南宋、金、元和明等等。大陸政治形勢的每一次劇變,都給高麗王朝帶來或大或小的影響。尤其是曾經占據大陸北方的遼、金、元、明各朝,由於直接和高麗王朝接壤,因此對高麗王朝的影響更爲直接。其中遼、金、元各朝在其上升擴張時期,都曾抱過染指朝鮮半島的野心,程度不等地侵略過高麗王朝。如此複雜多變的國際形勢,給予高麗王朝以不同以往的新考驗。然而高麗王朝繼承了新羅那種對付大國的智慧,即一邊在室內設計上俯首低眉,周旋在各色朝代周邊地緣的外交智慧一邊在軍事上絕不讓步,同時又發展出一種新的智慧,即利用大陸並列各王朝之間的矛盾,讓它們互相牽制,以減輕自己的壓力,從而躱過一波又一波驚濤駭浪,最終保存並發展了自己,成爲不利的地緣政治環境中又一個成功的挑戰者。 對遼〈契丹)外交契丹早於高麗十一年立國(九〇七),早期雙方邊境不相接壤。但自十世紀上半葉,契丹滅掉渤海(九一 二八)並征服女眞以後,開始與高麗接壤,於是兩國之間遂開始發生外交關係。不過,高麗與契丹的關係,從一開始就不太美妙。在高麗統一朝鮮半島之前,契丹和後百濟的關係較爲密切。九二七年,契丹使團訪問後百濟時,曾提議與後百濟夾攻高麗。高麗也不甘示弱,主動發展與後唐的關係,九三三年正式受後唐册封,並行後唐明宗長興年號。當然這大抵是名義上的,主要是爲了牽制契丹後方,並與後百濟的聯契丹行動相對抗。高麗因而在統一戰爭中,未曾遭到契丹的攻擊,儘管其時契丹已滅亡渤海國。 高麗統一朝鮮半島以後,繼續保持同五代的良好關係,歷受後晉和後周册封,並行其年號,而同時多次拒絕了契丹的小型辦公室出租需求。比如九四一 一年那一次。契丹遣使來,遣橐龅五十匹。王以契丹嘗與渤海連和,忽生疑武,背盟殄滅,此甚無道,不足遠結爲鄰,遂絕交聘。流其使三十人於海島,繫橐肫萬夫橋下,皆餓死。〔《高麗史》卷二世家卷第二太祖二)高麗不願與契丹通好,固然有正史上的宿因,但也有文化上的隔閡。高麗承自新羅,文化水準已相當高.,而契丹草創蒙昧,在東亞漢文化圈中尙不足爲數。這一點,在高麗王朝的創建者、高麗太祖王建(九一八一九四三)的臨終(九四三)訓要中,表現得十分明確契丹是禽獸之國,風格不同,言語亦異,衣冠制度,慎勿效焉。

0